天晴甘美亲妈扔掉双胞胎女儿,20多年以后居然···看一次哭一次!-简易财运风水学

亲妈扔掉双胞胎女儿,20多年以后居然···看一次哭一次!-简易财运风水学

声明:图源网络,如有侵权联系删除!小说我们会定期删文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好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哦,谢谢大家!第一章 醉酒
夜色正浓,帝国酒吧灯火辉煌。
“分手快乐,祝你快乐,没有你我会好好的。”
白小萌一身酒气跌跌撞撞在走廊中,倔强的吸了吸鼻子,抬头不让眼泪往下掉。
她眼睛里带着悲伤,伸手推开厕所的门钻了进去,头晕眼花看到一个高大身影站在跟前。
抬头,再抬头,没事长这么高干嘛?
算了,她打了一个酒嗝,一把推开男人:大叔,你嘘嘘完了吗,坑位借我用一下。”
权玖笙措不及防被推开,愕然看到小女人熟练伸手拉不存在的拉链,眉头诧异一挑,这是女人?
白小萌打了一个酒嗝,突然小脑袋一扭凑到权玖笙那边,往下看去:“怪不得没尿完,得开大点放水。”
权玖笙恼羞成怒,哪里来的猥琐女人,从一开始就大叔大叔的叫,他很老?
他冷脸将西裤拉链拉上,头顶乌云密布的转身离开。
一只白嫩的小爪子,揪着他的袖子,蠢萌蠢萌的说:“大叔,你没洗手,这样不卫生的哦。”
有完没完?
权玖笙脸色阴沉得能滴水了。
他看了眼正要走过去的洗手台,再回过头看着那张蠢萌的小脸蛋。
偏偏小脸蛋上还挂着一副求夸奖,求表扬的样子――软萌可爱跟棉花糖一样。
他喉咙动了动,偏偏那小脸蛋,该死的狠狠萌了他一下。
那颗沉寂已久的心,好像被什么点燃,一触即发。
一向对幼齿女不感兴趣的顾大总裁,此刻眼神骤然变得深沉起来,税利的双眸宛如猛兽看到猎物一样。
权玖笙伸手搂住细腰,暧昧凑近她的脸,声线低沉沙哑:“你说得对,要叔叔怎么感谢你?”
感谢――熟悉又刺耳的声音又出现在脑海中。
“要不是小萌,我们也不会这么快确定彼此,这还要感谢小萌呢。”
“这件事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小萌得好,我怕她接受不了。”
她心底的火,刷的一下冒出来。
一周前,她分手了。
一周后,她才知道,原来她前男友喜欢的人,是她的姐姐。
她的姐姐抢了她的男友,她的家人似乎都集体装失忆,将她蒙在鼓里。
如果不是今天她在饭店兼职,也不会撞见他们其乐融融的一幕。
饭厅内“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对她就像万箭穿心。
呵呵。
感谢,她要什么感谢?
大街上三条腿的男人多得是,她一点也不稀罕。
她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男人股道家园,五官精致绝伦,比顾一鸣好看多了。
她把第一次给这样的男人,不亏。
她心一横,温柔搂住男人的脖子,声音软绵绵从鼻腔出来,“大叔,要感谢的话,允许你以身相许好了。我是不会嫌弃你水龙头小的。”
小?
他顿时笑了,垂眸看着长相宛如小兔子,她一副施舍的语气,偏偏清纯的小表情又有些勾的人心尖痒痒。
绵软的声音也戳到他心坎里,以前最讨厌娇柔发嗲的声音,今天他觉得这个声音该死的好听。
好听到,他想听听把小白兔弄哭后,会是怎样的声音夜王凤仙。
这么一想,顾权玖笙眼角忍得发红,只觉得有个地实在是忍得难受。
他将小人儿搂在怀里带了出去,看了眼助理:“马上开间房。”
一路火花带闪电,他搂着不规矩的小东西,一路奔向豪华总统套房。
到了房间,权玖笙将人狠狠抵在门上,迫不及待亲吻她。
一向不喜欢亲吻的他,今天破天荒的自己打破了规矩,霸道的撬开她的牙齿,深入想要更多。
“唔,唔。”白小萌突然红着脸挣扎起来,可是霸道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放开她?
他强势将人的手压在门上,狠狠的攻城略地,品尝她的味道。
情急之下,白小萌张嘴咬了一下,那个在她嘴巴里讨厌的东西。
嘶。猝不及防,被咬的男人松开了她的嘴唇。
眼神刹那间变得低沉,小女人,居然敢咬她。
白小萌只觉得自己膀胱要炸了,她皱眉想推开他,“走开我要,我要。”
这是着急了?
权玖笙反而邪魅一笑,长手一抬,将人捞起来扔到了床上。
修长的身躯压了上去,将小人儿笼罩在身下,将她细嫩的手臂禁锢在床单上,低头擒住她粉嫩的双唇。
美好的味道,忍不住让他想让时间停止。
霸道的男人,在这一刻鼋怎么读,已经将她化为了自己的所有物。
高傲的孤狼,这一刻却低头温柔对待她,像对待精心的宝贝。
一直被压制白小萌怒了,她想上厕所,可是老有人阻挡她。
这还没完,特么居然还想脱她的衣服。
感觉到身下也一凉,她剧烈挣扎起来,但是声音却软萌无力:“放开,放开我。”
权玖笙饱满的额头挂着细汗,这丫头穿的紧身牛仔裤。
真是,一点都不好脱。
“啪。”白小萌一个耳光打了上去,打死你个不要脸的。
室内温度骤然凝滞一般,刚才得旖旎气氛消失了不少。
英俊的脸庞变得阴沉,将那只小手紧紧的捏在手里,细细的手腕,仿佛他一用力就能够折断。
他眼神锐利的看着身下的女人。
从来没有女人敢。
白小萌只感觉手很痛,她眼泪哗哗的想要掰开那只手,“好痛啊。”
掰了半天没掰开。
又痛,又想上厕所的白小萌,哇的一下哭出了声。
眼泪跟金豆子一样往下掉。
“坏人。”她鼻腔中传出委屈的声音。
看到她这样子,他刚才的怒火已经退了一半。他有些怜惜,失笑道:他这是跟一个小丫头计较什么?
还是一个醉酒的小家伙。
“坏人,我要上厕所,我要是尿床了都怪你。”白小萌委屈的大哭起来。
权玖笙脸色一愣,手立马松开。第二章 你要弄死谁
权玖笙脸色一愣,手立马松开。
突然失去禁锢,白小萌翻身爬起来,百米冲刺一样冲向了厕所。
终于在失禁之前,她膀胱得到解放。
妈呀,人有三急,真是能憋死人。
权玖笙在站在厕所外面,哭笑不得的看着坐在马桶上的小人儿。
别说,红彤彤的小鼻子,红红的小脸蛋儿,尤其是那可爱迷糊的表情,简直要将人萌化。
没想到上个厕所,还能捡到一只小兔子。
他把玩着小丫头的手机,屏幕是一男一女的合照,嘴角一勾,既然他捡到就是他的了。
他将手机关机,抬头――小人儿想要起身提裤子,小手费力提了几次都没提起来。
这倒是把他的心提起来了。
他喉咙动了动,喷薄的炙热从下面传来。他干脆上前擒住她下巴,玫瑰色薄唇带着诱惑,声音沙哑带着为老不尊:“要不要叔叔帮忙?”
白小萌一脸委屈的抬头,小嘴一撇,金豆子就要掉出来,“提不上,裤子都欺负我。”
她那瘪嘴的样子,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
“没人敢欺负你。”权玖笙将人提起来,双目对视。
他不轻易做出承诺,可,一旦说了的话。
“大叔你真好。”她歪歪斜斜的凑过来,蠢萌蠢萌的在他侧脸亲了一下。
傻傻一笑,像个笨拙的孩子。
权玖笙黑沉的眼底瞬间冒出火花,他低头含住那张惹火的小嘴唇,带着不容人拒绝的霸道。
白小萌全身瘫软在他怀中,双手笨拙的环住他的脖子,生涩模仿他的动作回应。
大火瞬间被点燃,他抬手将软绵绵的小人儿,霸道禁锢在怀里为所欲为。
室内温度一路攀升,留下一室旖旎。
次日,豪华套房。
一男一女亲密躺在大床上,男人霸道将人搂在怀里。
“嗡嗡嗡。”电话震动响起。
权玖笙被电话吵醒,刚伸出手――白小萌闭着眼睛,哧溜一下翻过身,小脚丫一伸将手机踹到床底下。
“吵死了。”小人儿迷迷糊糊的头一歪,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拔萝卜简谱,继续睡。
手机被她踢出去,他也没生气,甚至看也没看倒霉的手机一眼。
他勾着嘴角,显然今天心情很好,低头亲了亲那张小嘴,刚刚一碰到柔软的唇瓣,他眸色变得深沉,忍不住想要获得更多。
白小萌只觉得出不了气,好像有什么将她的嘴巴堵住,无法呼吸了。
“烦人。”
她糯糯出声,很是烦躁的伸出手,啪的一声打在他的脸上。
这次,他拉过她的小手,温柔的亲吻了一番。
呼吸声逐渐变得粗重,清晨是最经不起撩拨的时候,偏偏小东西懵懂躺在怀里,任他为所欲为。
以前禁欲他觉得没什么,可是经过昨晚美好的滋味,他觉得禁欲真的是一件考验意志力的事情。
小东西是第一次,现在还经不起他这么大的胃口。
得等等。
他看了眼熟睡的小人儿,狭长眸子意味深长:不过他等得起。
男人赤裸着健壮的身体起身去了浴室,不一会儿传来了水声。
但是,门口传来了更响的敲门声。
“咚咚咚,白小萌你出来。”门外不断传来吵闹的声音。
这还有完没完?她嘟囔着将被子裹成一团,翻过身继续睡。
她最讨厌有人在她睡觉的时候烦她,起床气不是一般的严重。
叫她者,死。
咚的一声,门被大力撞开,屋内冲进来一群人。
豪华套房还残留着一股奢靡的气息,男人跟女人的衣服掉落一地,可见昨晚的战况有多么激烈。
“小萌,你怎么能做对不起一鸣的事情?”白菲菲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放佛看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
对不起他的事情?
白小萌裹着被子坐起身,冷冷看着对面的狗男女,他们还真以为自己一直被蒙在鼓里吗?
既然要分手,大可以直说,用得着这么恶心,还要在她的面前演戏?
看她像小丑一样在他们面前表演,还美名其曰不让她受伤害。
一对绿茶婊。
顾一鸣看到白小萌被子下裸露出来的脖子,纤细的脖子上面布满了青紫的痕迹,他眼底露出嫉妒的目光。
“白小萌,我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放荡,亏我把你捧在手心舍不得碰你。”
他跟白小萌再一起一年,除了牵手,连亲吻都没有,更别说上床。
此刻看到白小萌身上的痕迹,一想到有男人压在她身上,他就怒火中烧。
他都还没有吃到的女人,居然被别人捷足先登了。
“奸夫在哪儿,老子要弄死他。”顾一鸣脸色铁青,眼珠冒火外星战将。
浴室门打开,冷冽的声音传来――“你要弄死谁?”
“我他妈要弄死你。”
顾一鸣怒火冲天转过身,表情僵硬,卡在了原地。
男人穿着浴袍,一步,一步走过来,他看似漫不经心,霸道的气场却压制现场所有人。
宛若高高在上的君王站立,薄唇亲启:“你说要弄死谁?”
顾一鸣脸色苍白,慌忙后退几步,声音颤抖:“九,九叔。”第三章 做我的女人
顾一鸣脸色苍白,慌忙后退几步,声音颤抖:“九,九叔。”
九叔?
九叔!!!
白小萌刷的一下抬头,那个男人居然是她前男友的九叔?
So,她心底一万只小动物奔腾而过,意思就是她昨晚跟前男友的叔叔一夜情了!天晴甘美
尼玛,上帝啊,给她一道闪电劈死她得了。
这明明就是电视剧里才会出现的情节,狗血加天雷。
她好想表演胸口碎大石啊。
――
白菲菲看到权玖笙俊美的模样,恨不得贴上去,顾一鸣在大学就是典型的富二代,长得帅又有钱。
可是跟面前的这个男人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一个帝王,一个平民。
关键是这个男人还这么帅,充满了成熟男人的味道,她一定要得到这个男人。
一想到白小萌跟这个男人昨晚滚床单,她心底及嫉妒得发狂。
凭什么?白小萌是什么东西,怎么配跟这样的男人在一起。
她嫉妒的瞪了白小萌一眼,看向权玖笙的时候,则换上了一副娇媚勾引的目光:“顾先生,我妹妹一向不懂事,喜欢夜不归宿。我这也是担心妹妹才闯进来的,如果我妹妹有什么得罪您的地方,我给您道歉。”
短短三言两语,就给白小萌贴上了坏女人的标签。
权玖笙冷眸看过去,白菲菲吓得话都说不出来,那个男人的目光太可怕了,就像被猛兽盯上。
“阿切华夏装饰网。”白小萌打了一个喷嚏,权玖笙转过头看到小人儿缩成一团,可怜巴巴的跟被丢弃的小动物一样。
想起刚才他出来,小东西无助坐在床上,他心底莫名柔软了一下。
权玖笙挡在白小萌身前,冷眸扫向对面的人:“滚。”
“九叔,打扰了,对不起。”顾一鸣回过神来拉着白菲菲往外走。
可是白菲菲不理解,她还想要多待一会儿呢,她扭头对权玖笙说:“顾先生,我妹妹她???”
“站住,道歉。”
权玖笙嘴角抿成一条直线,脸色阴沉一片。
“对,对不起九叔。”
顾一鸣恨不得一个耳光给白菲菲打过去,这个没眼色的女人,被她害死了。
如果他知道里面的人是九叔的话,打死他也不会来的。
“给她道歉。”权玖笙侧过身,看到白小萌毛茸茸的呆毛,喉咙上下滑动了几下。
“对,对不起小萌。”
顾一鸣立马道歉,根本没有平时高傲的模样。
“凭什么?”
白菲菲声音变得尖锐,要她道给白小萌道歉,门都没有。
“啪。”顾一鸣一个耳光打过去,眼神凶狠,“道歉,快点。”
“顾一鸣你王八蛋。”
白菲菲捂着脸就跑出去了,居然在白小萌面前挨打篮坛霸主,她丢不下这个脸。
碍眼的两人终于消失,白小萌垂眸,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第一次喜欢的人,居然是这个结果,心不能说是不痛的。
“早上想吃什么?”权玖笙坐到床上,将小人儿搂在怀里,大手揉着她那一头柔顺的呆毛。
只不过揉着揉着就变了样,小人儿娇娇小小,柔软的身体怎么摆弄都行。
一想到昨晚的场景,权玖笙呼吸加重,薄唇从额头落到她的樱唇上,霸道掠夺她檀口里面的空气。
白小萌一个走神就被男人霸道的按在怀里为所欲为,身体也不由自主跟随他的大手升温,好容易扭头躲开男人的唇,红脸大口呼吸:“我,我饿了。”
“嗯。”权玖笙重重的在她脖子上允了几口,这才抬头,双眸蠢蠢欲动,散发浓烈的欲求不满。
就在白小萌以为自己会再次被推到的时候,权玖笙居然放开了她,抽出一只手打电话,声音懒洋洋的:“早点每样都送一份过来。”
白小萌深呼吸一口气,抬头看着他:“顾先生,我???”
“权玖笙。”伸手摩擦着她的唇瓣,声音冷冽不容人拒绝:“记住我的名字,小东西。”
权玖笙?这个男人不是顾一鸣的小叔叔吗?怎么不是一个姓。
看到白小萌蠢萌疑惑的模样,他嘴角一勾并不打算替她解答,低头亲吻了下她的唇角,“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白小萌哧溜一下挣脱他的怀抱,紧紧裹着被单,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看到她小动物般戒备的目光,他只是慵懒靠在床头,视线扫过去意味不明,就像雄狮盯着捣蛋的小狮子。
尽管他什么都没说,她依旧觉得目光充满了压迫,以至有些后悔刚才挣脱他的怀抱,
盯着让人头皮发麻的目光,她硬着头皮:“权先生,昨晚,昨晚只是一个意外。”
“意外。”
男人声音低醇如同陈年美酒,他笑容也越发灿烂。
但是她越来越觉得危险,恨不得立马离开这个地方。
只是片刻的沉默,对她来说好像过了一个世纪。
男人突然起身,白小萌浑身神经紧绷起来,防备看着对面的男人。
权玖笙居高临下扫了她一眼,大手将浴袍一扯,露出健壮的身躯,浑身一丝不挂。
“啊!!!!!”突然看到美男图,还是没有穿衣服的美男,视觉冲击让她愣在原地。
这人怎么可以这样,她赶紧别过视线,耳尖红的滴血。
“没看过?”
白小萌闭着眼赶紧摇摇头,随后才反应过来,这个男人居然调戏她。
“变态。”她恨不得立刻离开这个地方,这个男人真是太讨厌。
“用都用过了。”
权玖笙看到她害羞的模样,心情好了点,想要继续逗弄她。老男人一但开起荤段子,就是老司机开车呜呜呜。
“别说了。”白小萌脸红耳赤简直想挖个洞转进去,什么用都用过了。大叔咱能要点脸吗?
昨晚上她喝醉了,根本不记得晚上的过程,只记得她不管怎么求饶,他都狠狠占有着自己,凶猛又霸道。
这么一想,她就感觉双腿间隐约有些疼痛感。
“所以,你这是不想负责了?”
男人的声音顿时降了几个语调,冷冽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第四章 不认人
“所以,你这是不想负责了?”男人的声音顿时降了几个语调,冷冽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
负责?
白小萌大脑有点转不过弯,但却有种不好的预感,她豁的一下抬头:“权先生,昨晚我喝多了,况且大家都是成年人。”
“你成年了?”权玖笙视线落到她那张稚嫩的小脸,还有裹在被单下的那一抹雪白的弧度,他喉咙猛然一紧,以往面对比小家伙成熟火辣的美女,他都一点兴趣都没有,偏偏对着她,就好像不受控制一样。
“当然。”白小萌噘着嘴巴,挺了挺胸膛,她最讨厌被人当做小孩子。
因为这张娃娃脸,她想穿成熟点,就像小孩儿偷穿大人的衣服一样滑稽,但是穿清纯点,就像高中生。
“当我的女人刀锋洗眼。”权玖笙穿好衣服,裁剪得体的西服,将男人高大的身躯衬托得更有味道。
男人霸道的话语,隐约让人有点不舒服。白小萌磨了磨牙,你以为你是谁,就算你是亿万总裁又如何,就能够随随便便包养别人?
她果断小下巴一抬:“抱歉,我拒绝。一夜情而已,难道睡一晚上你就不可自拔的爱上我了?”
权玖笙打领带的手一顿,他万万没想到小东西居然会拒绝,呵呵,爱上她?
爱,他眼底晦暗闪过什么东西。
既然小东西有爪子,他不介意玩一玩。
好久没有人敢这么对着他叫板了。
白小萌看到他僵硬的背景,小脸得意一笑,叫你这么霸道,你以为谁都是哪些爱慕虚荣的女人?
权玖笙慢条斯理穿好衣服,每个动作都优雅充满贵气,如果不看他恶劣的话语,这个男人简直就是极品。可惜,就是性格不太好。
权玖笙看着她,眸光淡淡却依旧压得人喘不过气,他说:“可能我比较保守,既然要了你的第一次,就要对你负责。”
说出最后两个字的时候,他的眼睛盯着她,深邃的眸子看不到尽头。
白小萌大脑嗡的一声,炸了。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不要脸,一夜情而已,他居然还要缠着她负责。
小脸强做镇定模样:“我,我不需要你负责。”
先不说这个男人是前男友的小叔,就凭他花心的态度,根本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可我需要。”权玖笙淡定看着她,“你昨晚强迫了我,难道打算提起裤子就不认人了?”
纳尼?
她强迫他?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林正宏。
她气得小脸通红,像发怒的小兔子怒视过去:“我是女的虎烈拉病毒,而且昨晚我喝多了,我怎么可能强,强了你。”她羞得根本说不出那两个字来。
“正因为你喝多了,所以力气大得惊人,将我推倒了。”权玖笙半眯着眼,也不着急。说出被推倒两个字,脸不红心不跳。
要是权玖笙这一幕被好友看到,肯定会大吃一鲸,号称冷面阎王,女人杀手的权九少,居然说自己被推倒。真是不要脸。
对,不要脸。白小萌也是这么认为的。
“不可能,我,我以前没喝醉过。”白小萌看着权玖笙严肃的模样,有点心虚了,脑袋蔫儿吧蔫儿吧低垂粪草当自强。
莫非她真的喝醉酒就变成大力水手?她以前真没喝醉过,一是她酒量大,二是昨晚有伤心事。
白小萌展开细嫩的双手,一脸不可思议:难道她真的有这么大的力气?
男人指了指散落一地的衣服:“那边破碎的衣服,就是你的杰作。”
纳尼?
白小萌整个人斯巴达了。
“你不想我负责,那就只有你对我负责了。”权玖笙嘴角上扬,双眸意味深长,商场老狐狸面对校园小白兔,吃不吃还不是看他心情。
“我。”她哑口无言,耳朵尖尖由红变白。
“咚咚咚,权先生您要的早点。”外面传来女人甜美的声音。
有人打断,白小萌顿时松了口气。
门打开,服务员明显经过精致打扮,一进来目光就黏在权玖笙不放,她可是费了很大劲儿才抢得这个机会过来,她一定要把握住机会。
“九少,这些都是才做出来的点心,您尝尝?”美艳的服务员娇滴滴拿着点心,就往权玖笙身上扑过去。
权玖笙扭过头想看看小东西的表情,结果她的眼睛只盯着那些点心,还不断的咽口水,根本没有注意到他。
头一次被人忽视,还是被女人忽视彻底。权玖笙眸色一沉,林志忆大步走了过去,美艳服务员一个扑空,向前摔倒在地。
“九少~”美艳服务员投过去目光,结果权玖笙看也没看她一眼,她的目光落到床上的女人,哼这么清纯,长得一般,胸也小。
这样的女人,权少都要,她肯定有机会将那个女人踹下去。
“滚出去。”权玖笙直接扭头赶人,他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不长眼的丫头。
美艳服务员再不甘心,也知道不能惹怒这个男人,嫉妒的看了眼白小萌,离开了房间。
白小萌肚子咕噜咕噜叫唤,裹着被单挪过去,伸出小爪子想拿一块点心。
“啪。”点心被人抢走了,权玖笙将点心放在嘴里,皱眉,太甜了。
不过看到小东西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况天佑,倒觉得也不是不可以忍受。
白小萌扭过头不甘心,再伸手拿点心,但是又被人抢走了。
“想要?”权玖笙霸占了推车,拿着点心诱惑她。
她简直要疯了,好想挠他一脸,昨晚什么都没吃,晚上还被他拉着运动了一个晚上,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张口,乖。”他把可口的早餐放在她嘴前,似乎她一张口就能吃到,温柔的语调让人不由自主沉醉。
她迷迷糊糊刚一张口,点心就塞到她嘴巴里面,察觉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投喂成功后,权玖笙心满意足官场斗,将推车推倒床边。
看了一会儿小动物吃东西,他扫了眼时间,他还有事情要做。
权玖笙将私人名片拿了一张出来:“给我打电话。”
然后从钱包里面抽出一张黑卡,还是他的名义开的户,“想买什么自己去刷,没有密码。”
这张卡是所有女人都梦想得到的东西。
可是,她看到那张黑卡后,再看着面前精美的食物,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未完待续。。。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精彩哟!
2018-03-11 | 热度 139℃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