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翼校园套餐亲爱的蚩尤|木郎-夜郎無閑草

亲爱的蚩尤|木郎-夜郎無閑草


苗语实验诗剧《白蚁》演出之后,我们发了两篇小评论少女洛荷,有朋友对其中一篇“重拾母语的自信,首开苗语诗剧先河”(←点击可读)的作者木郎充满了兴趣,因为作者的小简介中说:“木郎……颓荡写作探索者、倡导者、践行者,……独立出版诗集《操》《日》《狗日的》。”
木郎也是苗人,人们却常常惊讶于他对汉语诗歌的锻造以及戏剧性诗意的捕捉。这是他的一个系列诗新作,原名《狗日的蚩尤》,因曾遭到众多苗人非议而改名。
亲 爱 的 蚩 尤 [ 系 列 诗 ]
题记:“蚩尤”系列,是我近期探索的一个“系列诗”,它由一个“组诗”和无数个零碎的“短诗”构成参谋长说车。“组诗”直指历史虚无主义,“短诗”则呈现现实的隐秘和真相,两者互为镜像。但必须说明,我试图建立的,不是历史英雄主义,我要重新塑造的英雄形象,不再是具体的历史人物或具体的某一个人,而是每一个平民。我的英雄,是一介草民。我认为,斯时斯世,说真话就是革命,每一个说真话的人都是英雄,每一个底层的劳动者都是英雄,每一个真实呈现人性复杂性的个体,都是英雄。
咏 虎
它睥睨天下,傲视群雄
即便圈养铁笼,也从未忘记自由。
像西西弗斯,像堂吉诃德
像蚩尤,像每一个和时间对抗的英雄
它来回踱步,心事重重
明知不可能,却随时
为最后一扑,做足准备。
虎的骄傲,来自它的
不妥协,不谄媚,不屈从。
中 华 路
在中华路
烤马铃薯的蚩尤
他来自织金
还是威宁
他是否上有老
下有小
我不知道
我只看见
他心急如焚
整整一天
没有烤熟一个
马铃薯
他怀疑
他烤的是石头
后 现 代 比 喻
蚩尤的一生,吃过太多苦头
在最艰难的某个夜晚
他甚至想过,以一种意外的死
换取生的酬金。庆幸的是
最终他还是选择苟活,以理智
清醒或近乎0+0的数学模式
尽管,事实上世道蹒跚
正义之火,在一爿爿黑夜中
依然暗哑,英雄的悲歌充满后现代比喻。
敏 感 词
他国的双腿悬吊一根违规的铁器
胸前挂着两只被屏蔽的球体
这个比喻如果不够婉转,是否应该
用江山、溪谷或抛物线
为发射的子弹注解?生之甬道
正如死之捷径,那个造词之人
是否应被千夫所指?锻造修辞术的工匠
总被自己的固执感动,晦涩的
意象,为斯时的敏感词穿上华服
在历经简体阉割之后,象形字
再一次迎来讳莫如深的手术
应该要致谢这个危险时代
让蚩尤们旁观了史籍中所有的耻辱。

又下雨了。这是入春以来
第二次下雨。感谢主
这雨下得真是时候。心情烦躁
蚩尤希望下雨,心绪不宁
蚩尤也希望下雨。准确来说
蚩尤喜欢听雨
听雨,让孤独者更孤独
听雨,让孤独者了结孤独
雨敲打万物,雨落进大地
雨让蚩尤平静、安眠
雨有哲学,有故事
有禅意,有乡愁
雨有故人悠悠,有天地万物。
草 海
蚩尤们走到哪里里海虎,就会醉到哪里
对他们来说,酒就是诗
写诗就是喝酒,从前他们喝长江喝黄河
而这一次,他们喝到了草海
他们喝石门坎,他们白天喝晚上喝
划船时喝,开车时也喝
有咪彩的时候喝,没咪彩的时候也喝
看鸟时喝,没看到鸟时更要喝
是的,似乎除了喝,他们已无事可做
似乎除了但求一醉,他们已没有但
而史籍——总是惊人地相似
除了但求一醉,他们真的已没有但
蚩尤们去看鸟,并没有看到他们想看的鸟。
囚 徒
每每言及武汉,总让蚩尤想起流芳
沉闷的一所工科大学。但常常让蚩尤怀念
像怀念初恋那样,蚩尤怀念宿舍八楼的屋顶
怀念收割后广袤无垠的平原
黄昏。暮色中。万家灯火。渐次点亮
但没有一盏属于蚩尤。学校另一侧
并排着一栋又一栋
不见人影的监狱,蚩尤是其中一个囚徒。
问 题 在 于
我可以叫蚩尤,你可以叫蚩尤
叫与不叫都是偶然,蚩尤只是一个X
和007没区别,和9527也没区别
蚩尤可能是苏格拉底,可能是柏拉图
或柏拉图的马,当然,如果愿意
蚩尤还是雅斯贝尔斯、萨特、加缪
或狗日的海德格尔,那么
蚩尤是谁?一个人?一棵树?
无名天地之始,“你
以为是自己在说话,其实是话在说你。”
比 喻 的 蝴 蝶
用苹果喂马。在乡村小路
感受地球引力的消失
蚩尤和他的咪彩,就像两只
比喻中的蝴蝶。牛顿说,
每一个物体,必然与另一个物体
互相吸引。牛顿还说,引力
是质量的固有本质之一龙蛇大战。
那一刻,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轻。
蚩尤已放下涿鹿的耻辱
咪彩逃出忧伤的蜡染
生活回到了三碗饭
和二两苞谷酒。他的咪彩
按期给他喂食安眠药:英雄主义
也被革命者涂上时代的口红。
蚩尤说,他吃遍山珍海味
却只记得酸菜豆米汤的乡愁。
一 个 叫 无 人 的 人
在上班的交通车上,蚩尤突然中途下车
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
他也不知道。他看见对面山头上
有一座亭子,就打算去看看
但他不知道怎么走。他去问路
旁边的人说,没什么意思
那是一座空亭。蚩尤看了看旁边的人
更加坚定了自己的判断
他知道,那不是空亭,
对面那座亭子里,坐着一个叫无人的人。
下 雨 的 晚 夜
在下雨的晚夜,他城突然安静下来
乡愁从故土袭来,我开始
想念老蚩尤,想起他,年轻时的风姿
想起他教我种植、骑马,想起三月的雨季
他带我割草,那座被我们收割的山
好大啊——我们从山脚割向山顶
山顶还没割完,山脚又长出新的茅草
我们的牛马,永远不用为生计发愁。
也是同样的三月,同样的雨季
我们在土地劳作,我们在半坡收成
这得感谢老蚩尤的开荒拓土
他用一张雨布,撑起整片天空
我在其中,无所事事,或对一只虫子
倾诉少年的小孤独。想起每个周末
我从远方返程,他的咪彩很早就睡了
在三月多雨的晚夜,老蚩尤
和我下棋、闲聊,偶尔我也会说起
那些惊奇,那些让我心动的云
老蚩尤不置可否,他只是安静地
听着,耐心地听着,最后
写了一个批注:已阅。
仿佛一场雨悄然落下,天翼校园套餐又悄然停止。
周 末
他们在暮晚吃了饭。是乡村柴火鸡
其中,她点了他喜欢的土豆。
如此平常的周末。蚩尤和他的咪彩
回到他国的出租屋。于他而言
这匆匆一生,就好像从他国租来
现在,蚩尤躺在流动的河床:
他在读一首流动的诗。如同多次
阅读经验中的任何一次
他没有发声,但有一个人替他发声。
很久没有一本诗集,让他着迷
他在诗中读到自己,又不似自己
他喝了一点酒。他的咪彩并没有反对
婚后的生活,让他收敛太多
包括锋芒,和自由。时代的孤独
让他成民族英雄,一个坚持说不的人
但婚姻让他害怕,他的咪彩
生活的女王,他必须说:尊敬的陛下
今天你想吃什么?尊敬的陛下,
我们去打猎可好?当他向她承诺
他就成她的奴隶。且心甘情愿
他把一生贱卖,倾尽天下
仅为博取她微微一笑。
在这个安静的晚夜,他们有一个
计划嗨朱迪,就像他读到的
那首诗。当然,在此之前,
他们若无其事。像无人躺在无人的河床
花 果 园 速 写
花果园和花果山有什么区别?
美猴王化身蜘蛛人,在双子楼幕墙上
修习新时代的美颜术。蚩尤们
蹲在街边的快餐盒里刨食,兰花广场
被忠字舞大妈占据,湿地公园
坐满无所事事的拆迁户郭淑娴。
人们低头吃鸡,享受虚拟的王者荣耀
有的正查看附近的人全职位面商,有的
已预定快捷酒店。黄金路的流莺
转身当起主播,牛魔王放弃占山为王
西装革履坐进了律师事务所。
流浪歌手唱着尧十三的日拉坟
白胡子拉着跑调的二胡,从大十字
转移到中山南路——每一座城
都在瞬息万变,不变的只有孤独
从A区到W区?W2区?谁也不知道
到底怎么走,人们只看到
肖氏兄弟证明了一个牛逼的真理:
金钱和权力风起陇西,才是世上最好的春药。
蚩尤们在这里迷路,诗人沉溺于肉体
而不能自拔,史学家忘记了
背起这座孤城的背篼
贵阳人也惊叹花果园的错综复杂。
亲 爱 的 蚩 尤 [ 组 诗 ]
01
长久以来,我一直坚持冰水洗头
总有某些熟知的事物出卖我
我所笃信的秩序,挑战我的不可能
“一些东西深夜吃我们”
多年来我如此,厚颜无耻地怀疑
杯中的美景被幻觉置换,故城的守卫
被飓风吹老,念诵指路经的鬼师
指引我走向他者,像老英雄
正失去他的儿子,悲壮在每一代良心排练
巨大的风暴,形成革命者荣耀
毁灭一本史书闯关东前传,只需一把火
重写一个词,却要耗费数千万人头
02
一匹马,可以骑我至南山采菊
可以跃入涿鹿古战场
幻觉中的老蚩尤,纵横四海八荒
收回飞翔的羽翅,像个垂钓者
这千山,何时爱上时间之钩?
在混沌时代,正好缔造竖子之名
孩童的声音被风暴湮没,平庸之恶
以高音喇叭向世界宣示,再没有什么
比今我,更接近故我
吊诡的城堡,如履薄冰
这么多年过去,轻功水上飘
让帝国荡起双桨,淹没了所有乡愁。
03
杀死一个稻草人,最优的战略
莫过于杀死他的乡愁。当凛冬突降
我常会怀念一只布谷鸟
和她啼血的呼唤。救赎来自边地
结草为庐的祖先已消弭
他的手艺,以父子联名的密码
从上古传至今宵,放水、插秧
比如河流下游的发源……,而马
脱下战袍,转身跃进运煤的城池
赤子在深夜的炉具献身,蚩尤的呼唤
是雨中一滴惊雷: 我谴责背叛
作为其中一员,我首先谴责自己。
04
“我乃南蛮,不与中国之号谥”
独立者的荣光,崔心心来自他的鲜血
每一个春耕之夜,他开始离家奔逃
以重构理想国之野心,但他没有
找到理想国。在他国,野花
开满车水马龙的野史,他要寻找
蚩尤的另一只脚。幻境一次
又一次,俘获他的荷尔蒙
七尺之躯浦江人才网,总是沦为虚无的笑柄
我已听不到游方的口弦
时代,把此在吃进了开发大道
我置换适者面具,我正交出我的肉体。
05
作为审查美学的见证。史笔在美图工具上
又描了一笔——是时间成全了告密者
也是时间清理历史的叛徒
流亡的乌鸦,和迁徙之候鸟有何区别?
我听见草木凋零,一个细胞
自英雄的体内跃出:“我命令你们:烧我!”
多么孤独的分子,极权主义的宫殿
坐满魑魅魍魉,和美学饕餮
正如虚无总是始于颓荡的皮肉
打开我们灵魂的,向来都不是真相
骑着荷马的老蚩尤
终于坐到枫香树下,重述他跌宕起伏的一生
06
该从哪里开始?逐客民,复故地
历史的白山黑水,风化在史学中
苗贼、逆种、匪徒……,当镜像显现
每次他都站在自己的对立面:
今我叫歪梳苗,故我叫喜鹊苗……
所幸,兽骨上雕刻着稻作人的籍贯
稻作人洒下五谷,八根抬丧棍
薅起褪色的歌: “亘古不知踩田好,
禾苗落泥不扯草……”请槃瓠景帝纪事,请苗父
请稻,请穗,请麦赖德荣,请豆,请麻
请鼓,请山川,请河流,请四季丰登
请人丁兴旺——“草生于田者曰苗”
07
屋檐下支起耳朵,老蚩尤在唱诵
指路的歌谣:故我是一只野鬼
今我是一缕孤魂。躲在公鸡翅膀下
跟着那个穿倒鞋的老人
穿过灶神,沿着那一条迁徙之路
溯源而回。七指苦竹,劈开了阴阳世界
九十九台阴神召不回,八十八副药剂医不转
子雀寻水源,鸟雀洗情仇,走吧
到阿略去跳花——饿了就抽烟
渴了就喝酒,趟过七十七条河
翻越九十九座山,你去到荆棘地
毛毛虫似牛一般大,艾草像树一样高
08
跋山涉水,穷千里之途,常会产生
一种远游的误会,但睁开双目
不过原地转圈。捉襟见肘的灵感
让老蚩尤力不从心——他整日奔波
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之途
正如以卵击石。当然
或许卵的存在,就为那一次击石——
关于战争的虚无,甚至已没有虚无
我们假借它,以反证一个苗的
籍贯、出生和死亡。这一天
我踩着背道而驰的鞋印
但所有河流的秘密,均被时间吞没
09
当掌声从异族的元音中响起
一种切肤之悲,自心底骤然升起
芦笙吹,战鼓擂,我的蚩尤
我的苗,正以歌舞升平的表象
抚慰马蹄迁徙的国殇,是母语
发出桃花之邀,是列国兵马
撰写亡秦之史。在幻觉中
植入美颜广告,只有酒是热的
帝国大厦在海市重建,故人
在古歌消瘦,我的蚩尤
骑着南方长城,左右摇摆
向前是千里孤坟,向后是万国悲响。
10
幻觉总是批量生产星河步兵,他国的阴茎
喷射着极权的精液,帝制的浓烟
又开始蚕食我的蚩尤。谄媚者
跳着假花山,编撰假史
且兜售我的蚩尤——这一群犹大
矫枉过正,酒歌唱成赞歌
我祖必向他们扔石头。在清查史籍前
务必先清除故国的叛徒
他们指鹿为马,轮奸我的咪彩
百褶流苏,再次成为油头粉面的道具
所谓卖主求荣,精致的利己主义
斯世,还有什么比乱伦更让人揪心
11
盲人提着自己的头颅,像一盏灯笼
年关将近,饿死的人奔波在赶尸之路
他不知道自己已死了多年。
趟过清水河,又趟过浑水河
终于回到结草为庐的山寨,一群蚩尤
正围炉而坐:他们端着酒杯
随意聊着天气,和今岁的收成
仿佛苦难未曾谋面——我是蚩尤中
喝得最多的一个,你是返程中饿死的孤魂
史籍查不到姓氏,我曾经试图
从蜡染的图腾中,破译孤独
却只是徒劳——一个更大的谜团已经形成。
12
一条狗孤独久了,它就会发出狼嚎
有什么意思呢?英雄主义被嘲笑
囿于制度的蚩尤,已疲于奔命
倘有一日,我因羞愧
而畏罪自首,那一定因我此生
虚度了太多。在他国,也只有他国
晚空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没有云
没有云雨,牛郎不会再勃起
织女不会再思春,枫树在墙头摇摆
律令剥夺了此在的手淫权,故国
已禁止孤独,面对春色
山河万里,蚩尤爱上了虚无主义的焦虑。
[ 木郎白兔糖结局,苗族,1985年生于贵州,现居贵阳。独立出版诗集《操》《狗日的诗》。颓荡写作探索者、倡导者、践行者。]
延伸阅读:
西去的猎手|西子
拉乌霍流 | 童末
《哈吉穆拉特的幽灵》| 王炜
苗HMUB|苗族是从故乡直米力迁来的(古歌)
摄影 / 黔山毛豆
音乐 / Mono
作者 / 木郎
编辑 / 小空兽

过去的文化将变成一堆瓦砾,最后变成一堆泥土。但是,其精神将萦绕着泥土。(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
2016-09-08 | 热度 100℃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