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理发店亲 情 )杨维博 l 怀念我曾经受屈的祖父 (-重头戏

亲 情 )杨维博 l 怀念我曾经受屈的祖父 (-重头戏

祖父离世已经二十余年了!每当想起祖父苦难而又乐观的一生,困顿中,我就又恢复了上进的勇气。
祖父解放前就已从教,先后在多地任教高小语文学科。我成年后好几次偶然与乡里的路人攀谈,当人听说我村的村名时,就会询问起祖父的名字,就会回忆祖父作为他们语文老师时绘声绘色、声情并茂的讲解。有人也会提到祖父严厉的目光或者诙谐幽默的话语。有人告诉我“你爷那会姿个棱整的(衣着整洁,人精神),很会说话!一手的好写!”我想起来了,尽管那年月,祖父也没有啥好衣服,但都洗得干净。祖父爱说笑,模仿某人说话的腔调神气,声像神似,让人捧腹大笑。不知道八几年哪天,村里一妇女田边劳动时,埋头除草,随手把捡起的石子扔了出去,刚好扔到了疾驰而来的汽车上。那人下车索赔无果,瞿天临便把那女的强拉硬拽往车上带。祖父走过去说:“一看你就是给国家干事的人,一天都忙忙的。这路上一天也见不了几辆车。她没小心把你的车砸了,你就是让赔,屋里没值钱的东西,也赔不起,还耽误你宝贵的时间,说不定还误你的正事呢!”那人听了虽有几分不满也觉得在理,嘴里嘟嘟囔囔了几句,上车走了。祖父说的也是实情,那名村里的妇女对祖父的圆场很是感激。邻里弟兄需要分家的,男女退婚不顺的,也常有人请祖父出面说活,他也总当仁不让炸鱼块的做法。逢年过节,或是邻里婚丧嫁娶,祖父就会笔走龙蛇,帮人写好对联。
六六年,文革开始了。家里成分不好太庙婚纱照,属于地主。祖父又因“片面追求升学率”的问题被冠以“反动学术权威”的大帽子,被解职回家。家里前后的厦房被没收了,一家十口人挤在三间瓦房里。祖父没有被突然的变故击倒,回家后很快就适应了这块陌生而又熟悉的土地。那时家里十口人淘师湾作业网。老的老,小的小,生活很是紧张。灶下烧的都没有,他就进山砍柴;吃的不够,他就过渭河,用队里分得的一点不够吃的大米,换成量多能勉强过活下去的包谷。汗水湿了衣襟,手脚起了厚茧,他的脸上却浮出了笑容。
夏忙到来的时候,祖父脖子上搭条毛巾,用来不停地擦汗。他挥动着镰刀,大片的麦杆整齐的倒下。麦秆薄薄的被摊在地面,从远处看,就像铺着一条柔软的地毯。六月的太阳,像火球悬在高空,远处的空气在阳光下跳荡,像酒精的火焰一样悠悠的燃烧。祖父体胖,摘下头戴的草帽来回扇着凉。他的头顶像家乡收获过的原野,光偷偷的,没有一点遮挡。头上明晃晃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滚落,滴进了眼睛,辣的眯成一条缝。背上也湿透了乔任梁遗照,衣服紧紧的贴在脊梁上,勾勒出弥勒一样宽大的身影。祖父这时就会取下毛巾,不停擦试。用手一拧,汗水便滴滴哒哒从毛巾上坠落下来。他取来水壶,仰头咕噜咕噜的喝上一气,总会笑着说“真舒服!”把“真”字拉得长长的,字也吐的特别重。忘记了这是劳动,好像是来品鉴琼浆的。边说边取来一把麦秸,迅速的分成两分超级店小二,在麦穗下方那儿交叉一放,旋即一扭,利索的放进一堆麦秸下,膝顶麦垛,用手拉紧临时做成的麦绳两头,拉紧了再一扭,把绳头别进绳底。这些结实、匀称的麦捆儿被运到大场,经过碌碡的碾压破壳而出,只等扬场的时候与麦糠彻底分离,奇怪的理发店颗粒归仓呢!晚上起风了,祖父操起一锨麦糠迎风抛起,胸前划过一道弧形澡堂服务员。麦粒像雨点一样均匀的落在胸前,麦糠则经风力的吹送,潇潇洒洒的飘向远处。风时大时小,他抬手时低时高得利满,力量的分配总是那么的恰到好处。有时风太小,祖父就会拿起扫帚,轻轻的拂去麦堆上的秕糠。经过祖父不断的抛撒,一堆干净的麦子就出现在人们眼前。路过的人就会夸赞祖父很会扬场。
能扬场,能撒种,能扶犁这在我们当地就算是能行人。这些事祖父都样样拿得下。
祖父是个急性子。干起活来,热水汗流,一马当先。吃饭时,别人才端上碗,他往往已经风卷残云了。无论是包谷粥还是黄糕馍,他都吃得津津有味,赞不绝口。无论冬夏,他早早就起床,从未睡过懒觉。
祖父除了劳动,几乎没有多余的爱好。不抽烟,不打牌,不下棋,很少喝酒,也不爱热闹。我刚工作,曾想孝敬祖父,想了半天竟然不知道究竟买些啥东西才能让他惊喜。也难怪他会这样:正当壮年会有作为时,却被迫离岗,整日为生计奔波,哪里还会讲究享受生活!在那个风雨如磐的岁月里,村里高音喇叭刺耳的叫喊,周围人狂躁的表情,不会任何消遣方式的祖父是怎样度过了那漫长的岁月!想想祖父吃过的苦,我就为他难过。当同病相怜的人叫苦时,祖父总笑着安慰说:“刘少奇、邓小平那么大的人物都被打倒了篡命师,咱普通人,这倒算个啥呢!”听祖母说,别看祖父白天被逼低头认罪,他内心敞亮,从来都不以为意,晚上照样说说笑笑,然后酣然大睡。拨乱反正的春天到来了,祖父终于得以平反复职。真是天佑好人李尚容啊!
祖父的一生,苦多于乐,但他不觉其苦。乐虽少蓝心网,也自有其乐。一瓢饮,一箪食也快乐无比。就是在劳作中,他的灵魂也能跟随劳动的节拍翩翩起舞。祖父是不幸,十年含冤受屈,黑发回乡,白首返岗,让人扼腕叹息! 祖父又是幸运的仙绝,很多人日夜渴望的清白却无缘有生之年欢喜,而他却等到了那迟来的一天!在岁月的长河中苏三小蛮腰,他抱素怀朴、吃苦耐劳、愈挫弥坚、随遇而安,这或许是他老人家用自己的一生,施行的不言之教吧!
作者简介:杨维博,高中语文老师,喜欢把刹那间的感动用文字与人分享。

主编 黄义杰
编辑团队
郭昌林 立青 黄昏雨 山林散木
1.自2018年4月12日起,作品一经推出,计基础稿酬20元,一周时间为限,包括基础稿酬在内,点击量上1000付稿费50元;2000以上80元,每篇文章80元封顶。以微信红包方式发放。作者作品发表后请加主编微信号:chinasalon(加时请备注“重头戏)至酷动漫,由其邀请加入重头戏群,一周后发作品链接给其主编结算稿费。另,本平台可在文章末设置作者的微信收款二维码付素清,读者赞赏不经过平台,直接进入作者微信零钱包。(作者自愿)
2.为答谢广大作者的支持,平台新辟不定期《作者舞台》栏目,供作者作品个人展示,作品来源:在未过二审的作品中选取。本栏目原则上无稿酬,仅供个人才艺展示、宣传曹功先,但对每月阅读量(800以上)前三名作者各奖励40元(凡不同意在此栏目发表者,请在来稿中特别注明)。
3.关于投稿:平台审稿周期为一个星期,一周内发二审用稿通知,投稿一周后无任何通知即可另投姚俊良。作者投稿请附个人近照一张(自愿)妖娆召唤师,同时附上作者简介及微信号沃尔塔瓦河,以便编辑联系ces学习法。
法律顾问:刘继刚,广东广信君达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国家知识产权贯标辅导员,越秀版权基地维权专家委员会委员。曾在国内大型知识产权事务所工作多年,期间担任专利代理人、商标代理人、团队经理,擅长处理知识产权案件及合同纠纷。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6号周大福金融中心10/29楼
电话(微信)15920921813


2016-06-13 | 热度 118℃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