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逸恶劳的意思人与魔鬼之间(尾声)-大卫安娜

人与魔鬼之间(尾声)-大卫安娜
人与魔鬼之间(上)人与魔鬼之间(中)人与魔鬼之间(下)
写了《人与魔鬼之间》的上、中、下三集,似乎言犹未尽,许下“未完,还有尾声”的承诺。
不料,鄙人近日竟却不知如何落笔,原本脑际滚滚的泉思生生被无名丘壑阻隔,历史与现实交织的迷雾着实令人扑索迷离。
尾声不好写!
一位知性网友王老师写下一段评点:“虽博闻强志,引经据典,但缺乏对当今社会的寓意理解,不知所云,且有些淡淡的失落!”
聊聊数语,如同撞开镜湖的裂石!迸溅的浪花冲面而来,浇灌了鄙人的身心!
是的,滚滚江河奔涌不绝,往日留下骂名的坏人恶棍终究被彪炳青史钉在耻辱柱上,岁月的流逝非但没有销毁他们的罪恶,还原真相的阳光更令他们的丑恶无可遁形!
然而无国界行动,现实之中,并非每天阳光普照,在以每个生命个体为单位的环境中,光线的穿透力也并非全然刚劲有力,云层的阴影常常会遮蔽人们的正常视线,光明与黑暗顿时会变得混沌不堪魅力匙官网!
人们常常渴望平安与幸福,可又常常事与愿违,于是常常发问:善良无求者能否置身凶险度外?不吃人间烟火了可否聚啸山野乌龙济公?不怕世道维艰的人又能独享天伦之乐吗?
几十年风雨人生告诉鄙人,不可能!除非阁下与社会开脱得一絲不挂,否则,您渴求的平安幸福只会是镜中花水中月。
因为,这个世界有诸多的不平与悲凉,理应公平的社会隐含着众多的欺凌霸道。大奸大恶固然可憎可恨,而哪些含笑的欺骗和变相的背叛同样能杀人于无形。这些平素生活里的”哥们闺蜜”、”发小老乡”、”首长同事”、”老友死党”等等,他们常常不显山露水,不会将您一刀致命,却如同温水煮青蛙一般,一点点将人性中的温良恭让扼杀殆尽!
当然,也有心狠手辣之辈,一夜之间便能翻脸无情落井下石k1666!
也许,很多人都有这样的经历:努力工作却总是动辄得咎,真诚待人却被恶毒中伤,倾囊相助却恩将仇报,沉默寡言却被强力欺凌,活泼开朗就被人指指点点,聪明伶俐总被人嫉妒猜忌,老实巴交又会被人嫌弃嘲弄……
有时候,生活就如同一张无形的网,罩住了每个人的内心,虽无大奸大恶的恐怖登场校园超级霸主,可每一条网絲上都匍爬着无数艰难的人心,他们的命运被牢牢地把控着,生怕被在网结上端坐的大黑点出卖和抛弃。
这些个操控每一个艰难的内心的大黑点,就是人世间那些变了颜色的良心与良知!
唉呀,鄙人实在解不开这张网,至少在现实当中,很难!不要怪鄙人之浅陋无方,总是逃避现实,喜欢在历史中寻找似曾相识的答案。
公元前278年,即楚顷襄王22年,秦国大将白起攻陷楚国都城郢都,掀翻了楚怀王及历代楚王的坟墓,然后放纵大火,800年楚国的历史与繁华顿成焦土。
在洞庭湖畔徘徊踟躇了十年的屈原,悲愤欲绝王翔弘,他含泪写《哀郢》:”皇天之不纯命兮昆宝出拳,何百姓之震愆?民离散而相失兮,方仲春而东迁……”。
他动情写下最后一首诗《怀沙》:”知死不可让,愿勿爱兮,明告君子,吾将以为类兮!” ——古代的贤人君子,我明确地告诉你,我将以你为同类……
70多岁的白发老人,抱着一块石头,纵身投入了万顷波涛!
这就是屈原2500年前的最后遭遇。多年以后,屈原成了忠诚信义纯洁无私的象征,他不屈不挠和爱国忠君的美德在痛苦和悲惨中绽放了生命的光彩!
然而,永世长存的伟大屈原生活在2300多年前的楚国,只是一个孤独的灵魂,他被人嫉妒、诬陷、诋毁、讥讽、打击报复、落井下石,三次被逐,最后浪迹洞庭,怒投汨罗江天龙之寻道。
有人说过,历史往往有惊人相似的一幕,历史会还原真相,可活在当下的善良,为什么总是被曲解?
鄙人曾感叹,屈原大夫的身边有太多太多的重量级小人,譬如朝廷重臣靳尚、上官大夫、令尹子椒,还有楚怀王的宠妃郑袖以及她的宝贝儿子子兰。
按理说,这些人怎么是小人?,楚国的兴亡就与他们无干?为何要凶狠围剿屈原?
只有一个理由,这些人为一己私情利欲熏心,在国家与个人利益搏弈当中扭曲了人性,丧失了正直的良知!
上官大夫和令尹子椒属于心术不正植雅牙膏,唯恐屈原的才能盖过自己,担心在楚怀王面前失宠,于是,便对一心为国又才华横溢的屈原疯狂进逼,以至罔顾国家存亡!
老贵族靳尚是个大贪官和降秦派,秦国连横家张仪便是贿赂他而逃出生天,楚怀王又偏偏听从靳尚的无耻忽悠,可谓丑陋至极!
郑袖和子兰两母子,天天为着小家子的利益,使尽一切能量维护楚怀王对他们的宠爱,想方千方排斥太子,抢班夺权,李建群当然顾不得国家的利益了!
在发出第一篇《人与魔鬼之间》上集时,一位网友说得好:秦桧卖国求荣,逼死岳飞,固然千古遭恨,然而,秦桧投降骑墙路线的靠山宋高宗赵构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是的,鄙人十分同意,神鬼充斤小人横行的世界里,肯定是一个当权者昏聩荒诞的年代,南宋的皇帝赵构如是,屈原时代的楚怀王熊槐亦如是!
在楚国上一代楚威王时代,太子熊槐应是一个有为上进的少年,他赶走了一干平庸无奇的待读,唯一留下了才俊屈原做他的青春伙伴!好逸恶劳的意思
熊槐与屈原朝夕相伴青春成长,君臣共约为楚国的未来联袂出山。
公元前333年,熊槐继位楚怀王。公元前328年,即楚怀王五年乞丐大掌柜,二十九岁的屈原任左徒,相当于左丞相。据《史记.屈平贾生列传》称:“平,博闻强志,明于治乱,娴于辞令。入则与王图议国事,出则接遇宾客,应对诸侯,王胜任之。”
”王甚任之”,意思是楚怀王十分相信和倚重屈原。
遥想当年,君臣、师生、朋友,楚怀王和屈原大夫在一起的画面多么美好!
谁曾料想,在纷乱的秦、楚、齐相争的年代,往日励精图治的楚杯王越发的昏庸腐朽,听信奸臣谗言,任由后宫乱政,冷落忠臣劝谏,盲信张仪愚弄,至使齐楚联盟断裂,楚国丧师失地,自己身死异域。
应该说,楚怀王是屈原被逐楚国败亡的罪魁祸首,他才是一个真正的魔鬼!
已矣呼威金专杀,人与魔鬼共舞几时方休?小人何时消失?善良正义何时才能真正当道?
孔子曰:“苟志于仁矣,无恶也”,意思是说“如果立志追求仁、践行义,那就不会作恶了”。
鄙人在结束此篇《人与魔鬼之间》系列小文时,也想说:人世间需有一腔仁爱,一心向善,一意仁德,出淤泥而不染,与丑恶绝缘,还应提防小人伪君子,誓将为富不仁、为权不仁和居心不良的小人和魔鬼踢去喂狗!
(全文完)
大卫安娜原创作品255号/欢迎朋友圈分享/转载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微信号:qiulew871670882
2016-11-07 | 热度 110℃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