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人间贝姆人前清高的班主任,人后竟如此饥渴。-懒人学健身

人前清高的班主任,人后竟如此饥渴。-懒人学健身

我出身于农村,叫李长顺,一个很土气的名字。从小父母都教导我努力读书,知识改变命运,而我也很努力读书,中考成绩全校第一,顺利考进了全市最好的高中——市一中读书。
在市里定居的叔叔听到我考进市一中,他打了电话来说我高中三年可以不用住校,就住他家里去。我叔叫吴经勇,并不是我亲叔,因为他自小父母就去世,是被我爷爷养大的。虽然他十七八岁就离开了村子,但以前每年都会回村看我爷爷,现在爷爷去世了,勇叔也忙,也就很少回去。
我婶婶叫杨秀英。第一次去市里见杨秀英的时候,那天很热,她正好穿着短裙妖怪人间贝姆,身材前凸后翘,虽然女儿都已经十四岁了,但她身材保养极好,精致的妩媚脸蛋,高挑的身材无不散发着一种成熟女人的气息,她就是一个熟透了的红苹果一样。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杨秀英,因为她从来没有去过村子。
听到我勇叔说准备让我住到家里来,杨秀英的眉头顿时拧成了一条绳蜀山ol,她那表情明显是不同意,其实从我和我父母进门的那一刻,她就表现出不耐烦的神情了,连杯水都没倒。
勇叔说要不是我爷爷在他父母去世之后时常给他饭吃,他现在早就饿死了,这么多年他不知道怎么报答,如果现在连这点忙都帮不到,他大不了就离婚。同时,我父母也说了大堆好话,还答应每个月给生活费,最后杨秀英看我老实巴交的化州糖水,才答应了。
更让我意外的是杨秀英居然还是市一中的老师,而且是高一8班的班主任。她说会想办法把我调到8班去,原本我是分在4班,我的父母听到这后更加高兴,认为有她亲自监督着,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市里我肯定不会学坏了,而且我爹娘回去的时候,还特意叮嘱她,说长顺这孩子要是不听话,该打就打。
或许是我父母这句话提醒了杨秀英,住进来没几天,强势的她击碎了我对她所有的念想,她能让我住进来江南案,更多的是让家里多一个免费的佣人,洗衣拖地搬东西,这些脏活累活全都交给我了。最主要的是我还有一个刁蛮任性的表妹,她继承了杨秀英的美貌,虽然才十四岁的年纪,脸蛋出落的水灵灵的,而同样的,她继承了强势的性格,她和她妈一样对我颐指气使。
“帮我去冰箱拿一个冰激凌来。”
看电视入迷的表妹会随时指挥我帮她做事,比如拿冰激凌,比如拿水喝,不管我是在做作业还是拖地,只要她想,就算家里没冰激凌了,她也会让我跑下楼去买回来,完全把我当成了免费劳动力。
每次我要是稍微露出一点不满,杨秀英和表妹就会以让我搬回学校住作要挟,而勇叔是跑长途货运的,经常不在家,就算在家,他也做不了主,一样苦逼的陪我一起拖地干活。
“我们是男人嘛,忍着点就行了。”
这就是勇叔安慰我的话,或许这也是他自我安慰的口头禅。
在家里,我受罪;在学校倒是好一些,反正杨秀英也不让我跟同学说我住在她家里,就算是上学,她开轿车,我骑自行车,从来没有一起过。
在班级里面,好几个同学说杨秀英这样的女人不过是表面端庄,其实内里是一个sao~货,我听到后没有任何维护她的想法,谁让她在家里对待我像对待奴隶一样?
特别是在杨秀英穿着包臀裙来学校上课时富田事变,有个胆大的同学会在后面千方百计的tou.窥,打赌她里面穿的什么颜色,乐此不彼。
而我从来都不会跟杨秀英说这事,因为我也参与了打赌的队伍当中,因为在头天晚上,我会故意把她其他颜色的内内全部丢进洗衣机,就算洗过了也重新洗,只留一种颜色,每次打赌我都能赢。
开始我的本钱少,只能赢几十块,但后面累积下来,每次打赌我都能赢好几百块,这些市里的同学家里可是有钱的主,一天的零花钱比我一个月的还多,他们输了也不在乎,反而不相信我会一直猜的那么准,继续打赌我继续赢,这些同学还以为我能够透视呢。
本来家里就穷,给我的零花钱不多,能够打赌赢一些零花钱何乐而不为呢?被杨秀英压迫的太狠了,这也算是我心里小小的报复。
可惜的是,天气转凉,杨秀英换了衣服,我也失去了赚零花钱的机会。
而杨秀英好几次看到我跟那几个坏学生在一起,严厉的教训了我几顿,在家里她变得更加强势,让我心里的怨气也越来越大,把老子当下人一样对待,真以为老子是你们的佣人啊?佣人还有工资呢,麻痹的,我可是知道我爹娘每个月都会给杨秀英一笔生活费的,对于她来说或许不多,但对于我报名都要卖猪换钱的家里来说,可真不少了。
好几次,我都想搬回学校住,不鸟这一对母女,但杨秀英和我的父母都不同意。但直到那件事情的发生,我决定不搬了。
那天是下午第六节体育课非常女警,在和同学打篮球的时候,我不慎撞破了鼻子,去医务室上了药后,第七节课都开始了,我也没有再回教室,而是骑车回了家,我本来以为家里没人,憋的尿急,就直接跑向了卫生间,刚准备打开卫生间的门,我就听到了一阵细微的声音。
那声音香艳暧昧,分明就是做那种事发出来的!
我当即愣在了原地,这声音是杨秀英的,我绝对没有听错,我的心脏也怦怦直跳起来。
难道杨秀英在……自我安慰?
我不敢想象平日了强势端庄的杨秀英会做出这种事情,外表那个端庄的女人哪儿去了?
我连忙慢慢往后退,因为这事要是被发现,杨秀英绝对会饶不了我的,那一股尿意硬生生给憋了回去。
“噗通!”
我太过小心,居然碰到了凳子,发出了响声。
“谁?谁在外面?”杨秀英在里面质问道。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下好了,被发现了,这时候跑出去也没用,只有故意大声喊道:“你在家吗?”
“李长顺?”杨秀英明显更加惊讶。
大概五分钟之后,杨秀英穿戴整齐走了出来,脸色还是一阵红一阵白,看着我一脸无辜的坐在沙发上,她气不打一处出来,怒道:“你看看现在才几点?你父母辛辛苦苦供你读书,他们容易吗?你居然逃课,我会马上告诉你父母,把你接回去,你实在是太不争气了。”
草!老子这是逃课?没看到老子鼻子上还包着纱布吗?
我再也忍不住了,站起来同样对着她咆哮道:“我忍你们母女很久了,别以为我住在这里,你们就能把我当下人使唤,大不了老子搬走就是,你凶什么凶?一个贱的女人,老子要把你刚才的事传遍整个一中,看你她吗的还端庄什么。”
三个多月以来的怨气,在此时全部宣泄出来。或许杨秀英也没想到平日里老实巴交的我会直接发飙,她完全愣住了,特别是听到我要把她的事情宣扬出去,她脸色剧变,随后她深呼吸几口,然后坐在了我对面,语气柔和了不少,斯蒂斯道:“长顺,或许是我错怪你了,但这事你不能跟外面说,不然你叔也没脸面了。”
“哼!”我冷哼一声,不鸟她,麻痹的,你也有服软的一天芮呈和?
“要不这样,我把这几个月你父母给的生活费还给你,我也答应你搬回宿舍去住,更不会告诉你父母,怎么样了?”
“我现在不想回去了。”
“这……”杨秀英愣了愣,继续道:“长顺,你知道你叔常年跑运输,坐的时间太久,不太行,我又没找别人,只是自己实在受不了的时候才……所以……”
“是吗?每天放学后,换着性感的衣服出去,这也没算没有?”我不屑的回道,这些天洗衣服,我可是知道她有不少性感的衣服,或许她觉得我还小,让我洗衣服时,也没有特意挑出来。
“我只是出去陪朋友逛街,怎么可能去做那种事?”杨秀英压根就不承认,她看着我不信的神色,眼珠子一转,沉声道:“如果你觉得用这事情能威胁我的话,那你就错了,就算说出去,丢的也只是你叔的脸,你叔一直护着你,你也不替他考虑考虑?”
草!
好像还真是这样。
虽然我讨厌杨秀英,但勇叔对我还是不错的,发了工资,上交了大半,勇叔剩下的会给表妹买衣服,也会跟我买,待我和他女儿一样。
“既然你不想搬回学校去鬼也笑住,那也行,以后家里的家务不用你做,你不准说这事出去,怎么样?”婶婶试探性的问道。
我想了想,回道:“我并不是想赖在这里,要是我搬回了学校宿舍,下次我爹娘来会担心我!”这是实话,我爸妈要是知道我不在勇叔家里住了,肯定又在担心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学坏了之类的,我不怕他们唠叨,但最怕他们在辛苦干着农活的时候,还在为我担心。
杨秀英狐疑的看了我一眼,最终答应下来。
不久后,杨秀英开车去接表妹放学,回来后,她开始做饭,这次真的没有再让我去洗菜之类的,我跑进了书房玩电脑。
“让开,我要玩电脑。”表妹走了进来。
臭丫头,要是让我抓住你的把柄,一定把你打开花。
我心里暗骂一声,但还是让开了位置,走出客厅看电视去了,这时,桌子上的手机震动起来,似乎有一个微信新消息。
我知道这是杨秀英的手机。
瞄了一眼厨房,杨秀英正在洗菜,而书房内,表妹也在看着电脑屏幕,我连忙把手机拿了起来,看看到底是谁在跟她聊天。
手机没有屏幕锁,滑动就能解开了,杨秀英的微信信息有好多爱拍小潮,除了一个女人之外,其他都是男人的头像,我大致看了一眼聊天信息,那五个陌生男人都在跟她发暧昧调情的话语,而她回的有“你坏死了”霸世剑尊,“再说这些都不理你了”之类的。
草!
我暗骂一声,还说没怎样?跟这么多人聊这种暧昧的话,还是好女人么?我真想冲进厨房,当着杨秀英的面把微信信息念出来,但转念一想,我又放弃了这个想法,抓人得抓现行,只是一些聊天记录的话,她肯定不会承认的。
我需要一些更有利的证据,一定要农奴翻身做主人。
而且我有一个更好的办法,我用杨秀英的手机加了我的微信,然后在她的微信好友里面,把我微信的备注改成了“亲爱的”,这才把手机放回了桌子上。看着厨房里杨秀英背对着我在炒菜,我得意的笑了起来,心里恶狠狠的想着,要是让我抓住你的把柄,看你还怎么凶我。
“菲菲,快点出来吃饭了,等下你还要上晚自习呢散仙世界比特尔。”
不久后,杨秀英做好了饭菜,对着书房里面的表妹催促起来。
“知道了。”表妹不情愿的关掉电脑,走了出来。
她念初三,课程比较紧,而我同样也需要上晚自习,吃完饭后,离上晚自习的时间很近了,因为今天杨秀英做饭比较晚,具体原因嘛,当然是因为她做了那件事……
我匆匆忙忙的骑着自行车去学校,脑子里其实一直都在回荡着下午杨秀英在家自我安慰的画面,这对我的冲击力实在了太大了,别说现在十五岁,在初二,十三岁那年,我也懂了男欢女爱。
想到那个场景,一股兴奋劲就直冲脑门,我只有使劲的蹬着自行车,踩的飞快。
而表妹的待遇就好多了,杨秀英亲自开车送她去,虽然我们在同一所学校,市一中是初中和高中一体,但真没坐过她的轿车,就连这辆破自行车,都还是表妹淘汰下来不要的。
毕竟不是亲生的啊。
猛地蹬着自行车,硬是比平时的速度快了两倍,而从前方斜刺里突然冲出一辆女式电动车。
“我靠,闪开啊!”
唯一的念头就是迅速捏刹车,前后刹同时捏,然而我忽略了这破自行车的刹车其实比车子本身还烂。
“砰陈梅馨!”
直行车直直撞在了电动车的车身上随想回旋曲,人仰车翻,我整个人不受控制的扑向了那个女生。
软软的,香香的。
我睁开眼睛,那女生脸色有些惨白,而且后背似乎磕在了地上,痛的她那弯弯的眉毛拧在了一起,这是一张看起来很清秀的脸庞。
“你麻痹的,骑那么快赶着去投胎啊。”那女生顿时一阵臭骂,我顿时错愕仙灵媚,这么清秀的女学生怎么出口就骂人啊?
“你还不快点起开。”那女生再次咆哮道。
“呃……你!”
那女生明白过来后,那俊俏的脸颊也是瞬间升起一朵红晕,但还是鄙视骂了起来,“无耻,下流!”
麻蛋哦!
“说吧,车灯都坏了,怎么办?”那女生检查了一下车子,然后插着腰瞪着我,一副大姐大的派头。
“那个,刚才我刹车失灵有一部分责任,你突然冲出来,而且车速那么快,喇叭都不按一下,也有一些责任啊。”我看了看我的破自行车,前轮完全变成了S型,已经报废了。
“你麻痹的,你就是想赖账了?”
“不,我只是说双方都有责任,我愿意赔偿一半的修车费用。”
“算了,看你骑个破自行车的份上,一半就一半吧,把学生证拿来。”那女生说了一下,还不等我答应,就从我的胸口拆下了学生证,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面。
“拿我学生证做什么?”我惊愕道。
“怕你赖账啊。”那女生回了一句,然后去扶车子,但她那小胳膊小腿哪能把地上的车子扶起来,“还不快点过来帮忙?”
“哦哦。”我走了过去,轻松就把车子给扶了起来。
“走了,明天周末我去修车,周一你来初三六班找我拿学生证,记得带钱,不然姐带着人去废了你。”那女生撂下这话,骑车电动车远去了。
“喂,你叫什么名字啊。”我朝着那女生得背影大喊道,不知道名字只知道班级,我总不能进教室挨个找吧?
“周美美。”
“周美美,周妹妹?”
这是什么鬼名字,我一阵发愣,特别是想着后天得用钱去换学生证,心里一阵郁闷,希望别被那娘们敲诈的太狠啊,不然这次亏大了。看着眼前报废的自行车,我没有直接扔下,而是扛着来到了学校旁边的自行车商店,跟那老板一番谈价还价之后,把自行车卖了十块钱。
十块大洋!!
总比一分钱没有的强。
我心里如此安慰自己,然后小跑着进校门,那保安看我穿着学校的校服,并没有查我的学生证,要是真查学生证不让我进去的话,又得耽搁不少时间,本来跑到教室都已经响铃了。
“看你满头大汗的,干嘛去了?”同桌王力疑惑道。
“骑车撞了一个女生,倒霉透顶了。”我不爽回道。
“这么6?”
“我自行车报废了,那女生的电动车车灯也破了,6个毛线。”
“你那破自行车就算报废之前,都给你来一场艳遇,你应该感谢它。”王力幸灾乐祸的笑了起来,“对了,那女生长的怎么样?”
“长的还不错,但匪里匪气的。”我想着那女生动不动就一句麻痹的,顿时脸色变得怪异起来。
“班主任来了。”王力扫了一眼教室门口,然后马上噤声,低头看书,不敢再说话了。
我转眼扫了门口一眼,恰好杨秀英也看过来,四目相对,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马上也低头假装看书去了,被她逮住当着全班的面教训一顿的滋味真不好受。
平日里,她对学生的要求很严厉,动不动就叫家长,除了几个特别顽皮的之外,全班五十个人,基本上都怕杨秀英。而我同桌王力最甚,每次看到班主任就好像老鼠见了猫,因为他说他老爸以前和杨秀英是大学同学,要是他在学校犯了错,被叫家长的话,他老爸在杨秀英面前丢脸就会削死他。
而且王力的家不在市里,和我一样都是从下面的县市以优异的成绩考进来的,他父母来一趟市里不容易。有时候我真想跟王力说老子住在班主任家里,现在做牛做马都没那么怕,你怕个球。
拿出书本挡在面前,我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同学,他们基本上都在很认真的看书。市一中高一年级2,4,8,12,四个班都是重点班,是从全市以及下面的各个县镇录取的优等生,比如我所在的镇上中学,就只有我一个人考进了市一中。
当然,也少不了有拉关系进来的同学,他们家里有钱有势,也正是他们在班级里面最捣蛋,然而只要他们不是做的太过分,班主任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班级里面基本上都是尖子生,当然会很直觉的努力看书。
我偷偷拿出了手机,登陆了微信,当然,这是我的小号,资料是一个二十五岁的未婚男子苏维埃宫殿,找到了杨秀英的微信号后,琢磨了一下,发了一条信息出去:“亲爱的,许久没联系,最近怎么样?”
发完后,我抬头,看向了讲台上的班主任,但她却依然在批改作业,我不死心,连续发了两个色的表情过去,这时婶婶突然站了起来,我马上低下头,但还是被婶婶扑捉到了,她沉声问道:“李长顺同学,不好好自习,你在做什么呢?”
“我……我鼻子有些痛。”我指着鼻子上那纱布撒谎道。
“鼻子痛不是借口,如果真的痛,那就请假,不要打扰其他同学。”杨秀英的语气很严肃,好像我已经打搅了其他同学一样。
“知道了,我能坚持。”我很不爽的回了一句,然后继续低下头,准备收好手机预习明天的课文时,手机突然轻轻的震动了一下,杨秀英回消息了?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2016-12-13 | 热度 93℃ 全部文章 |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