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婆的碗京郊隐士(第一章)-北京外省人

京郊隐士(第一章)-北京外省人


住院楼六层的楼道里人不太多,我站在615病房门口,探头探脑地想进去看看刚住进里边的她。门是关着的,我几次伸出手试图把它推开,但最终没能鼓足勇气。我不明白自己此刻为什么这么孬海格曼,我可从来都是恋爱中的赢家啊。
我是两个小时前把她送到这家公立医院的,主治医是一位戴着眼镜,但看人的视线并不透过眼镜的中年大夫。在做完骨科检查之后,他低头抬眼表示在等几项检查结果出来之前需要留院观察,给开了临时住院单子龙背墙,让我先去交押金,然后把她送往病房休息——护士把轮椅送来之后先去准备床位了。
“病人应该由护士推送才对嘛,凭什么让家属送啊?”我在心里抱怨了一句,本来想说出来,但顾及到眼下的状况,愣是把话咽了回去圣皇衍天诀,而这怎么能是我的风格呢?
交完押金,我推着她从门诊楼出来,瞬间就浸入了北京的夏季湿热天气之中龙井婊。这里离住院楼不足百米,但我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湿透,应该在衬衫上形成了个南半球轮廓;两鬓亦是汗流不止,由于无纸可擦,我只能尽量低着头,让汗水直接滴到地上。她则无动于衷,不回头,不说话留级之王,像尊雕塑一样给我一个背影:新剪的蘑菇发型略显凌乱阮明智,白皙的脖颈上渗着细密的汗珠。我想,她可能还没有从上午的那一幕中摆脱出来,也是,那的确会让她记住哪些话是不能说的——相比之下嘉庆君游台湾,宁愿让她骂我。
我们乘坐住院楼的电梯,刚进入六层的楼道不到五十米,我就感觉到身后一个人气喘吁吁地带着一股风自我身后猛的出现,还未及我反应,这人一把推开我扶着把儿的双手,抢过轮椅,推着她就走,这一下弄得我右手的一根手指生疼,可能是被戒指之类的东西硌着了黄湄媚。我定睛一看,竟是一位把花白头发胡乱扎在头顶的中年妇女,不禁火冒三丈,刚要上前阻止,坐在轮椅上的她突然回头看了一秒之后,声音怯生生地叫了声“妈……”
这一声呼唤像某种咒语,把我给摁在了原地,只能目送她们进了不远处的615病房王则天,随之而来的是绝望的关门声。我不知道她已经将此事告诉了她的母亲,我甚至都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把这个信息传递给母亲的。我还想当然地以为她不会这么做,因为一直很自信自己对她有超强的吸引力。
我在门外听见她们在病房中唔里唔啦地争辩着什么,大概是她的母亲当初就不同意女儿和我来往,但女儿就是不听,而现在遭了报应;女儿则反驳道,既然自己今天都这样了,希望母亲别再得理不饶人,更何况今天的状况也与母亲有关。她们的声音很大,也不知道病房里是否还有其他病人,只是隔着门,无法搞清楚里边的状况。我抓耳挠腮,无计可施,用挂在门外墙壁上的消毒液洗了好几次手。

临时住院的押金是她刚才交了的,因为我身上所有的钱只够挂号和药费,如果再刷信用卡,只怕这个月无法按时还全款——为数不多的工资也已经基本花完了。由于她跟我怄气,今天首次没有直接给我她的银行卡让我去交费,而是非要自己多跑一趟,这在以前来说是不可想象的。
我只能推着轮椅,把她送到了收费窗口前。李建群她吃力地试图用一只脚站起来去交费,结果有点失衡,打着绷带的左腿腕差点儿碰到了墙上天正银河湾,而身体歪向一侧。我连忙弯腰伸手去扶,结果被她狠命朝我肩头一推,这下她倒是站稳了,我却差点闪了腰。
排在我身后的一位大爷不禁笑出了声,我有点恼羞成怒,扭头瞪了他一眼,本来想说句警告性的狠话,再看对方的反应来失策——我退伍之前可是公务兵,最懂见机行事——但突然考虑到眼下的困境孟婆的碗,愣是把已经推送到嗓子眼儿的话语炮弹给收了回去。这位眉慈目善的大爷也似乎意识到笑的不是时候,把眼光转向了另一边,而这恰巧给了我们彼此一个台阶下。
我再转头去看她时,她已经交完了费,正要坐回轮椅,我赶忙想再次搀扶,怎想她又把我用力推了一把,并借势坐了下来。无奈之下,我只能忍辱负重,推起轮椅朝诊室走去。在我近三十年的人生之中,从未在女人面前受过如此奇耻大辱,怎奈自己在冲动之下打她住了院,而这也显然是愚蠢的,也就只能暂时忍气吞声了。

我和她是为买房子的问题而在我与人合租的小单间里争吵起来的托奶天王,这种争吵已是家常便饭,只不过她说了句不可思议的话。我住的这个小间也就七八平米,由一个六层旧楼两居室里的厨房改造而成,它是一个说话有点娘娘腔的男生转租给我的,隶属于中介。室内布满了锈迹斑斑的管道,虽然上边刷了漆,但依然难掩颓势;而家具除了一张靠墙的单人床,还有一把椅子和一张靠着另一面墙的桌子。
与以往不同,她今天没有坐在任何能坐的地方,而是站在门口宽仁亲王,满脸鄙夷地说:“你们家肯定有钱,只不过不想给你,因为你的父母盼望着你回老家呢膝上舞,他们早就盘算好了的,知道你迟早会混不下去!”
我当时刚起床,正坐在床与桌子之间刚够放下的一张椅子上胡乱翻看一本在地铁口免费获赠的杂志。这本叫time out的杂志乳贴怎么用,里边尽是图片酷抠族,排版非常完美,但仔细读来都是广告。它好像长了无数双手,想尽可能地把你拽进去消费,然后从中获利。我倒也非常心动寂寞包厢,尤其是那些男士高档消费品(我喜欢高级皮带、皮鞋等),但遗憾的是我没有钱,让我容身的这间小屋也极有可能很快将离我而去,我甚至都不知道接下来该住在哪里。
她进来之后没说几句什么就扯到了这句话,很明显是有备而来的。闻此言,我像被格斗游戏中的对手暴击了一下,瞬间感觉体内的血往头顶直冲,而身体像不由自己控制似的站了起来,跨前一步,歪嘴骂着脏话,朝她的左小腿猛踹了一脚,又朝她的脸上抽了一把。丝毫没防备的她朝后一退,后背撞到了门上,然后就表情痛苦地蹲了下来,像个融化了一半的雪人阿库诺洛基亚。
2019-03-03 | 热度 101℃ 全部文章 | Tags: